Close

毕竟,之前驻美在报道萨克拉门托国王队比赛的时候,我是被你场上无所不能的球技震惊的。

就这水平,当谁的老师都不为过。

8月21日抵达沈阳时,时间已是清晨。

这个时候的海关永远是最忙碌的。

大家坐了9个小时的飞机,每个人看着长长的通关队伍都很绝望。

好奇心让你战胜疲敝,一会儿摸摸身边的绿植,露出一个见所未见的表情。

一会儿对着手机摆个鬼脸。

大哥,队伍已经前进一大截了,你怎么还在左看右看的呢?

后来,因为拍照这事儿,你还把队友博格丹-博格达诺维奇惹烦了吧?

因为只要到一个新的地方,只要在大巴上,你就掏出手机卡卡一顿拍。

快门连击的声音都赶上机关枪了。

我是不敢说什么。

可人家博格丹怎么说你来着?

“兄弟,把拍照声音静音行不?



还记得吧,你问我这个城市怎么样?

我说沈阳有超过1000万的人口。

听到这个答案,你那个大惊小怪的表情也是绝了。

“1000万人都生活在一起?

难以置信!

”你是这么说的,“你们的城市太不可思议了。

快!

咱们赶紧走,我都迫不及待了。



说实在的,我可以理解你的大惊小怪,毕竟塞尔维亚全国总人口也才不过700万。

但我不理解你的速度怎么突然从“阵地战”秒变“快攻”的?

刚还磨磨蹭蹭,现在恨不得举着我冲出机场。

你没想到有那么多球迷专程来迎接你,被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机场不得不出动保安,才能把前进的路腾出来。

所以,一登上大巴车,你就和我说:“中国人的身体可太好了!

我被围起来的时候,都动不了。

看来啊,我还得继续加强我的身体强壮程度。



你对我们中国球迷是相当实在。

只要力所能及,一定满足拍照需求。

跟这个合影完了,男女老少,来者不拒。

呃,你这个合影的热情是有点高涨过头了。

因为你是NBA球星,下榻的酒店特地为你配了3名保安。

赛事主办方一再叮嘱几位老哥:要注意安保啊!

可你却不管那些,见到有球迷在大堂等候就招手。

每次出现在这种公共场合,都是最后一个消失的塞尔维亚球员。

这一点连不知道你是谁的东北大妈都感动了:“这大白胖小子,太招人稀罕了。



“稀罕”你的这些人中,可不都是你的球迷。

实际上,有不少是“二道贩子”。

我亲眼看见有人上一秒得到了你的签名球衣,下一秒就把它转手卖了个好价钱。

一听你说聊这个,就知道你是个行家。

我现在知道塞尔维亚是个无肉不欢的国家,最喜欢吃的一道菜就是把青椒里面放上腌好的肉馅,然后蒸着吃。

毕竟塞尔维亚的美食文化是和中国没法比的。

比如说吧,我对你的一些“不理解”、“不明白”就很不理解。

看着先上来的腊肉,你就问“为什么你们中国人要把菜放凉了再吃?

”大哥,那是凉菜好么?

我怎么跟你解释?

其实不光你,所有塞尔维亚队的成员都不太理解。

不过,这个时候吃货和非吃货的界限就分得很明显了。

对于自己不熟悉的菜肴,大多数塞尔维亚球员都是先询问,再回避的。

而你则是采用了和球迷合影同样的策略来者不拒。

主菜上来一道酥炸肉排。

刚上的时候,你还试探着问问:炸鸡块?

我说:不是,猪肉。

你就开动了,直接用勺往自己的碗里夹了五六块肉排,盘子便空了。

还好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很快明白了中国和塞尔维亚饮食文化的不同。

不过这个时候,旁边坐着的博格丹和别利察早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。

而随着世界杯的正式开始,你也进入了比赛状态:首先戒掉了碳酸饮料,即使想喝也都是无糖的,又基本告别主食,开始减重。

因为身在广州,想和本国亲朋好友通话就成了问题。

为了解决这个事儿,我和球队助理教练亚当一起,为几名球员办了电话卡。

那天我去你房间给你送电话卡,刚进门就看见你躺在床上拿着手机。

一看是我进来,也没立刻起身,只是对我说:“等我一下,我把这个任务做完。

”我凑过去一看,居然是一个关于马的养成类游戏。

再看一下操作界面,右上角标注的钻石数量惊人。

显然你是充钱了啊。

忽然之间,我明白为什么你在世界杯期间还从未接受过媒体专访,也很少用社交媒体了。

你的世界有点宅,除了篮球和美食,你把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养马了。

事到如今,我算彻底明白为啥塞尔维亚领队要很“正式”地把你托付给我。

他们早就知道,你的脾气秉性,场下是”肥宅”。

巨大的身躯里,竟然藏着个这么孩子气的灵魂。

为了帮你早点变成男人,整支塞尔维亚可谓操碎了心。

最初的时候安排住宿,让你和球队最老成的博格丹住一屋。

后来,又安排最高的老大哥博班和你住一屋子。

在上一场面对西班牙队,竟然还会情绪失控地对裁判大声咒骂,闹得最后裁判都投诉国际篮联了。

听听主帅怎么说?

说你蠢。

再听听博格丹怎么说?